慕华生

三次元有事,琉少暂代中

时妖的梗,时妖信×人类白…原皮ooc注意
如有雷同纯属意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长安城的李白,你要是问一个童子“李白是谁啊”准会被说是孤陋寡闻,李白可是长安里的风云人物,简直是妇孺皆知。前两天,在朱雀门上刻字刚刚被狄仁杰通缉,但武则天却没什么反应,这件事到现在还热乎着呢,结果这李白又不知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了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听说了吗,昨儿剑仙大人带了个红发的男子回来。”“是呀是呀,也不知那男子是什么地位,竟然能让剑仙大人带回府内。”“那可不嘛。我听说啊,那是剑仙大人以前的情人。”“哎哟!真的?那是男的唉…”清晨,长安城里大街小巷都堆满了人,人人都在聊着昨夜李白带回的那个红发男子,而两个当事人却还在房里卿卿我我(划掉),浑然不知。
李白屋内——
        李白和韩信两人面对面坐着,李白脸色黑得可以滴墨,“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,还有你为什么认识我!”李白耐着性子问,但韩信回答却使他火大“我说过了,我叫韩信,我认识你是因为你小时候我和你有过一段时间来往,缠着你是为了履行当时你对我说的诺言。”李白气得就差砍人了,“如果我以前真的有和你来往,那么我应该会有一些印象,而不是像这样;我对你压根没有印象跟别说什么诺言了。所以,请你不要再缠着我,我不认识你,你放弃吧。”李白拒绝得不留余地,丝毫不给韩信一个机会,但好在韩信人好,脾气也好,被李白说了也没有恼怒,反而,更坚持着要留下来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 “虽然,你不记得了我了,但是你总记得这个吧,”韩信说着,拿出了一个吊坠,吊坠上坠着的是一个小小的沙漏,“这是你当时送给我的,说是信物,并承诺,等事情过去,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。”韩信一边说着,一边晃晃手中的吊坠。李白被韩信讲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,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,“不是不是,你说我当时送了你一个信物而且说要和你一直在一起?”李白一手撑着脑袋,一手却不知该如何安放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韩信手中的吊坠,拼命地在印象中寻找于这个吊坠有关的记忆,但却都不出来半分于次有关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印象,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信物,也不记得有过这么一个承诺,你不会是骗子吧。”李白上下打量着韩信,听了李白这话,韩信立刻竖起手指:“我发誓,我刚刚说的话里没有半分虚假,要真有,我韩信,不得好死!”李白被韩信这话吓了一跳连忙把韩信的手,拍开:“喂喂喂,你这人怎么话说两句就发誓啊!你要真出了什么事,我可担不起啊!”韩信看李白这慌张的模样,噗嗤一下笑出了声:“哈哈哈,你真人,刚刚还以为我是骗子,现在又来担心我,哈哈哈…”李白听了,将头转过一边去,“啧!”
(待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咳咳,这里不是华生,是ta基友,琉少,华生在三次元出了点事,有我来代发,是 @七世吖 小可爱的文,在暑假之前估计华生都…所以,以后多多指教了

清明.相思

咳咳,这是一位小可爱点的文 @想报社 您点的文请接收
邦良,含微量信白,其实这是一篇“甜文”,相信我这是“甜”文,ooc的天空下我自由翱翔,拒绝ky,求轻喷
以上ok?
开始↓

又一年清明,窗外的细雨丝丝绵绵,细雨将枫树新叶上的灰尘洗刷干净,显示出一种生机。清凉的雨丝中夹杂着各种草木的香气混着新泥的芳香。
一位穿着黑西装的紫发男子手中捧着一束洁白的玫瑰,一手通着电话:“喂~子房啊,我今天去公司看过咯,今年的业绩还是这么好啊,雏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追李白啊,虽然他又被李白用文件砸了一脸,但是勇气可佳嘛…”突然,他沉默了,又开口到“子房,我有没有去工作哦,今天没有,昨天没有,以前也没有…你什么时候回来监督我工作,我想你了…”他看着地面失神,一阵沉默…
良久,他又回过神来,捧着花一边走,一边嬉皮笑脸的说到:“子房,我来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咯,这里依旧是这么安静啊。我还记得,你刚刚见到我时的表情,哈哈哈,一副见了鬼的样子,哈哈哈,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啊。”他笑着,但他并未停下脚步。
在经过一个游乐场的时候,他又一次停了下来。望着那高高的摩天轮,道:“子房,还记得我跟你告白时的摩天轮吗?它还是那么耀眼啊…你还记得当时我告白时你的反应吗,我还记得哟~你当时听了还以为我在开玩笑,还一脸严肃的说我不要闹,可当我回答你我没在开玩笑时,你的脸红得要熟了,原本严肃凌厉的你,在那瞬间,害羞的像一个青涩的小姑娘,过来好久都不出声,我都快要放弃的时候,你却答应了,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吗?我当时简直高兴到发疯,而且,你知道吗,当时,摩天轮刚好升到最高点哦!据说,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,里面两人永远不会分离哦!”突然,他沉默了,自言自语到:“永远不分离吗…没事,再等一下,一下就好,不会再让你孤单了…”
他走着走着,手中的白玫瑰经过细雨的点缀,洁白的花瓣上挂着晶莹的水珠,宛如一颗颗水晶镶嵌在上面。雨水将他的头发西装淋湿了,但他毫不在意,仍旧走着…
在一棵白洛花树下,他停住了,抬起头望着那一树白花,愣神,“啊…今年也是开了一树呢…子房,你看到了吗…这里,是我和你过第一次过情人节的地方哦~还记得吗?当时你靠着我的肩膀睡着咯,我还亲了你一次啊,你立马就醒了,还骂我不要脸,哈哈哈哈哈哈…”他一边笑着一边走了
他走过了很多地方,有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,他们曾一起喝一杯茶的茶店,他们一起兼职的地方…
在一座小丘上,有这一块墓碑,他在这里停了下来,单膝下跪,将花束放在碑前,低头亲吻了一下那块墓碑,“良,刘季心悦你,愿陪你走过此生最后的黄泉之路…”
某日——
“新闻播报,今日上午,刘氏集团总裁,死于自家,死因失血过多…”

奈何桥——
一名米黄色头发的男子站在桥边,“子房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,猛一回头,见到一名紫头发的男子,“阿季…”
两人相执手,走过此生最后之行

END



终于码完了!给小天使道歉,原本说好昨天发的,可是没能按时发文,十分抱歉!果然,我就是效率慢,质量低啊~感谢看到最后的小可爱们

第一次写邦良请多指教


占tga致歉

话说就快要五十of了…
所以…要点文吗

清安,三日鹤,信白,云亮什么的
可能会ooc…不介意的话就点吧…

就是关于我发的那辆小破车的配图,是我在堆糖上看到的,觉得好看就存了,没注意到侵权,而且,发图的人也没有标注作者的id,所以我就以为是可以用的,而今天从学校回来,有太太在评论里说,是夜太太的作品,不能转载。我才回去找发图的人,可ta并没有放id,我问了ta,但t没回答,所以在这里向各位道歉。
对不起,我绝不会再犯了。望原谅

哈欠~困死了,睡觉去,求指教哈,一辆小三轮,车在图后面

图片来源P站ID:51105942 作者ID:2713128

无题,一个普通的脑洞,分上和下

突如其来的脑洞        主清安(双向暗恋),副土方组,三日鹤    幼儿园文笔    轻喷   有车在下篇,以及这是腐向,要是不喜欢就走开,OOC,杜绝ky
以上OK?
「上篇」
OK就往下走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一个阳光明媚,微风和煦的日子里,我们花丸大学大二A班的三好学生兼清纯少男大和守安定同学,今天也正在为如何跟隔壁班的花花公子(划掉)加州清光告白而苦恼着。
“唉—”终于,在大和守安定第250次叹气时,坐在前面的和泉守兼定终于忍不了了,双手往桌上一拍,“蹭”地一下站起来,说:“我X,不就是告个白吗!至于吗?!”在旁边的堀川国广也说:“是啊安定,如果喜欢的话就要去告白啊,说不定清光也喜欢你啊。”
“诶?清光也喜欢我吗?”大和守安定不由得诧异到,堀川国广叹口气,想「合着你除了这一句其他的话都没听进去啊…」“去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。”和泉守兼定一脸无奈地看着一旁的大和守安定。
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大和守安定终于下定决心“唔,好吧,那就试试看吧”
隔壁班——
加州清光趴在桌上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阵浓浓的怨念…“啊啊啊啊~~~”加州清光将头埋在手臂里,发出了一阵哀嚎,在他一旁的鹤•不搞事会死•丸•唯恐天下不乱•国永终于看不下去打算帮(gao)他(shi)。
于是便问:“怎么了?我们的清光小朋友,是不是在为你那个可爱的男朋友苦恼啊?”加州清光被他这么一调侃,把头抬起来,说:“鹤丸前辈,请不要再来调侃我了…”“嘿嘿,要不要来点惊吓啊!”鹤丸国永一脸和善地说到,不料却遭到了加州清光的嫌弃:“还是算了,你来的话会越帮越忙的。”遭受嫌弃的鹤丸国永跑到三•老爷爷•日•哈哈哈•月•甚好甚好•宗近的怀里企图寻求安慰,而三日月宗近也说到:“哈哈哈,毕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呐,我们两个还是不要插手好了。”
鹤丸国永就这样遭到了两个人的嫌弃,其中一个还来自自家的恋人,刚要发作,三日月就毫不犹豫地往鹤丸那微张的红唇吻了下去,“唔…”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得手足无措的鹤丸国永睁大了眼睛,三日月宗近松开后,在鹤丸国永的耳边轻语:“今晚回去要好好‘温习温习’了呢。”
两人完全忽视了一边的加州清光的存在,于是加州清光就这样被喂了一大口狗粮。
一期一振看不下去了,就走过来说:“加州君,要不今晚回宿舍时和大和守桑坦白心意呢,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啊。”“唉…要是那个家伙喜欢我的话,就不会连我对他的各种暗示都不明所以了。”加州清光无奈的说到。“但是总比闷在心里好吧,试试吧。”一期一振道,“嗯…”加州清光若有所思到…

想了好久才敢放上来,原来打算放弃在lof上放文了,结果还是放了上来,请多指教啊,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提哈,我都会接受

一个来自于我烦躁时写的东西

没有什么cp,就是想发泄一下,也不是什么梗,要是不喜欢请退出,不要在评论里说

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

反正你也不喜欢,那就算了,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当初还装模作样得来跟我讲那些话啊?现在又这样跟我讲,之前是我先惹的,呵呵,即使是我惹的,你自己不也没拒绝吗?更何况是你说的,现在反过来赖在我头上,还在群里说,好哇,既然你都已经摊牌了表明和我翻脸,那就不要再跟我bb这么多了,很讨厌的,懂?要是不懂,现在懂没?要是还是不懂,那你就可以爱滚那滚那。
明明是你自己之前说的,现在又说我不要脸,什么意思啊,把我当成小丑吗?好吧,你既然已经这样说我了,我也没什么好跟你解释了,你也不想听,我也不想说,以后我们河水不犯井水,你爱干嘛干嘛,惹出来的事也自己收拾,别来找我就行了。
“毕竟之前也是你先来跟我的,我也看在这个面子上不挂你出来了,你自己爱怎样怎样吧,恶心”你当时是这样说的,我就在想:你怎么这么令人讨厌啊简直就像…(我不想说脏话),如果说,没有说那两句“之前也是你先来跟我的”和“恶心”的话,
也许我们还可以有一点联系,不过你已经说了,那好,我和你就这样,我就继续当你眼里的小丑,你就继续做“好人”,看看最后,是谁求谁。






只是发泄情绪,别在意,和一同学闹翻了,发泄一下,不用在意,最近要调整一下状态,不然写出什么来,我自己都不知道

(标题什么的无所谓╱清安╱OOC)

“安定,我回来了。”清光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进卧室,安定还在午休,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揉眼睛后看到眼前的人后,一下子扑到清光怀里,将头埋进清光的怀里:“欢迎回来,亲…亲爱的~”清光听到后把安定扑到在床上伏下头在他耳边说:“学了个新词汇说给我听,是想要什么奖励吗~”说罢,清光将安定的衣服解开在他精致的锁骨上留下了他独一无二的“标记”,一个个红色的吻痕在梓雪瓷般的肌肤上十分惹眼……
“啊…哈啊…哈…嗯啊…嗯~好…好痛啊,清光…轻点…”安定的面色潮红,双手因为疼痛紧紧扯着雪白的被单,一下一下地喘着,“放轻松,安定,放松,别这么紧。”清光在安定耳边安慰着他…
夜已经很深了…







超短小,别介意哈,我做了超多心理准备才敢发的,希望给个鼓励^v^